欢迎来到白菜网送彩金网!一篇故事,改变一生
您现在的位置: 白菜网送彩金网  >> 人生故事 >> 汤珈铖 陌上少年,足风流

汤珈铖 陌上少年,足风流

白菜网送彩金网 www.hnszzx.com 2012-5-2 11:43:08

 风正暖,花正媚,仰面笑眼弯弯。陌上谁家少年,足风流?29岁的汤珈铖是也。汤珈铖是香港上市公司最年轻的执行董事,从小汤珈铖就相貌清俊,长大后的他更是风度翩翩,思路敏捷。汤珈铖为人很腼腆,和母亲出席新片首映时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,更是被香港媒体捧为“最年轻,最有魅力的新生代掌门人之一”。

  汤珈铖的父亲汤君年,18岁从窗帘生意起步,最终凭借远见和毅力创办汤臣集团,叱咤台湾和香港的地产业,其白手起家的创业经历堪称传奇。而母亲徐枫,则是上世纪70年代著名的武打女演员。在外人眼中,汤珈铖无疑是出生在豪门贵邸、无忧无虑的第二代,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他13岁患上抑郁症,18岁时,成为公司执行董事21岁又遭遇丧父之痛,整个企业的管理重担都落到了母亲、哥哥和他的身上。

  抑郁男孩与股市有个“约会

  “我15岁入市,至目前从来没有输过。最初妈妈给了100万给我玩,现在家里的私人投资全部由我负责。”汤珈铖笑得灿烂,少有地流露出一份自信,一份走过黑暗大道的舒坦。

  汤珈铖小时候因为不认同现今的教育制度,由讨厌上学演变成讨厌见到学校老师、校服,得了抑郁症。徐枫送他到美国寄宿学校,希望病情改善,可惜汤珈铖上了3年学,一半时间是跑回家休养。父亲汤君年见此,决定让他先出来体验一下社会,再作打算。

  退学后的汤珈铖在徐枫的陪同下,环游世界大半年,病情才告好转。呆在家里的他百无聊赖,最大的兴趣是看电视、看网上的股市分析及一些实战介绍。观摩经年,他告诉母亲,明天哪只股票会升,哪只会跌,恒生指数预料会是多少……起初徐枫不以为然,但听他说了数月,发现这个“问题儿子”眼光奇准,再加上汤珈铖自己又提出要求,就给了他100万试着玩一玩。

  说起当年事,汤珈铖一脸笑意:“我在股灾之后才入市,当时恒生指数只有6000多点,没有人敢入市。”当年小小年纪的他坚信是入市良机,在一个多月后,赚了40多万,算是奇迹。汤珈铖说,其实不能算作奇迹,因为他每买一只股票都会参考公司年报、资料,充分了解后才作决定,从来不会跟风炒作。

  说到制胜秘诀,汤珈铖若有所思:“我不贪心啊,赚到差不多就够了,从来不会想一次赚多少。”就像在1999年科技网络股的热潮下,他在没有暴跌前已经劝家人尽快放出股票,逃过一劫。今年在恒生指数没有超过1万点前,汤珈铖觉得没有理由地升不是好事,便于早一个星期将手上股票全部抛出,因为他认为现在股市反复不定,乐得手持现金袖手旁观。

  问他什么时候再入市——“现在的股市好反复,应该保留多点Cash。股市还会跌,跌到9000点左右就差不多,我看香港楼市未来3年至少还会跌25%。因为没有一个经济因素去支持它上升,而且香港的经济前景不是很明朗,吸引外商投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汤珈铖有条不紊地分析。

  因为投资股市屡有斩获,令汤珈铖回复自信,他还努力为徐枫打理汤臣娱乐公司。电影市道一片死寂,汤臣却投资两亿元大力发展电影、电视、唱片、经理人公司及新人培训,令人不由地担心他的兵行险招收效如何。

  杀入娱乐业的“一匹黑马”

  很难想象,像汤珈铖这样一个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会在13岁那年患上抑郁症,成了一个“问题儿童”,更没有人想到,这个“问题儿童”居然会在年纪轻轻的时候成为香港汤臣集团的掌舵人,还头头是道地帮母亲徐枫大搞娱乐公司。

  “电影一直都是妈妈的兴趣,她16岁做演员,拍了许多戏,做电影公司又拍了20多部戏,比如《霸王别姬》、《滚滚红尘》,都非常成功。”汤珈铖对于母亲显然甚是敬重,大搞娱乐公司,亦是为了她。

  1997年,《风月》参加戛纳电影展,虽然没有夺得奖项,不过汤珈铖却相当难忘。“当年妈妈病得很危险,那时她以为自己身体将会支撑不住,所以就带我和哥哥去戛纳,看看她终身的嗜好和事业是什么。”

  母亲的未了心愿一直埋藏在汤珈铖与哥哥的心底。后来徐枫身体康复,两兄弟想到,反正公司在上海投资的地产正处于收成期,“不如拿一些钱出来,搞一间娱乐公司,将妈妈的兴趣企业化,然后上市,让它可以一直发展下去”。

  既然是做生意,汤珈铖私下与徐枫先来个君子协议,“我跟妈妈互补,她负责比较艺术、感情味重的电影,商业味浓的就由我负责。希望拍出来的电影叫座又叫好,如果只是拍一些叫座的烂片,对我们而言,没有太多意思,只拍艺术电影也不行。”电影,以前只是汤珈铖闲来用以消磨时间的玩意,现在则成了他来日的上市大计。

  “少年风流”不能充实人生

  “以前《霸王别姬》在全世界都是既叫好又叫座,赚了四五千万,如果当年多拍一点这样的好戏,趁着当时股市市道又很好,我们绝对有资格在主板上市。”假如当年上市的话,就可以筹集很多资金,拍更多有实力的电影,香港电影市道或者会有更好的发展……

  当年错失良机,汤珈铖却认为不算太迟,他打算从现在开始努力,希望尽早可以在创业板上市。股市,似乎是汤珈铖最的地方。“我对任何赚钱的生意都有兴趣做,因为可以有一种成就感,光是那个过程,就能够让我非常满足。”汤珈铖老老实实地说。

  汤珈铖事业做得有声有色,但没有完成学业,在能力与学历同等重要的现代社会,他居然有他的定律。“关于学业我并不会觉得有遗憾。上星期我在公司见了几个新人,全部都是很高的学历,有的读伦敦大学,有的读香港大学。有个还是读经济学系,我问他们在学校读些什么,他们说的都是些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,学校学到的东西跟现实生活很不同。”汤珈铖认为在社会大学所见所闻更能丰富、充实他的人生。

  虽说能够在社会大学成长也算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但是像汤珈铖这样,小时候患上严重抑郁症被逼停学,要转化成一个有着正常而健康心态的人,实属不易。问他如何痊愈,答案简单得令人出奇:“我只要出来工作就没有事了。”

  汤珈铖解释:“我觉得有这个病的人需要充实自己,那些时间不可以太空闲,没有事情可以干,因为在那些时间里,容易有好多奇怪的想法,情绪无端就会变得很低落。多做点事反而会好些。你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想一些好奇怪的东西,慢慢就钻进了牛角尖,情绪愈来愈低,那就进了死胡同。”也就是说,只要有寄托,就能战胜病魔。

  所谓少年风流,所谓家财万贯,都不是汤珈铖的做人之处,学懂走出童年阴影,学懂让自己活得无悔,才是曾患抑郁症的汤珈铖最大的成功。

  • 上一篇故事:
  • 下一篇故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