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
QQ诡事

白菜网送彩金网 时间:2015-01-17

我的哥哥一年前出车祸去世了,但我仍然习惯每天在QQ上给他发留言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,习惯性地在键盘上敲下了这句话——

“哥,你好吗?”

“我很好,你呢?”对话框里突然跳出了一行字。

我吓了一大跳,差点掉下椅子。再一看,哥哥的QQ图像竟然亮了起来,一闪一闪地跳动着,像一朵明亮的小火焰。

“你是谁?”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
“我是你哥呀。”伴随着这句话的还有一个调皮的笑脸。

“我哥哥已经死了,你是人,还是鬼?”

“你就当我是你哥哥的鬼魂吧,一个活在网络上的鬼魂。”

我心头一震,因为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魂,所以思索了片刻,我敲出一句话:“你一定是个黑客,窃取了我哥哥的QQ号。”

“呵呵,你要这么认为也行。”对方又打上了一个笑脸,然后问,“介意我做你的哥哥吗?”

我愣住了。因为实在太想哥哥了,有人代替他陪我聊天,总比对着永远灰色的QQ一遍又一遍发送无望的留言好吧,所以我想了半天,终于回答:“不介意。”

对方发来一只兴高采烈的“小猪”,跳着滑稽的舞蹈,让我忍不住笑了。

第二天下午,我正在公司做一份令人头疼的策划方案,突然接到快递的电话,叫我到楼下拿一个包裹。我很纳闷,这段时间并没有上淘宝购物啊,哪来的包裹?

我下楼取了包裹,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是一个限量版的泰迪熊。我又惊又喜,突然想起上周逛论坛时,看到有人发帖叫大家说说自己最想要的礼物,回复的答案五花八门,十分有趣。我觉得好玩,也回了一帖,说自己最想要限量版的泰迪熊。

发帖后不久我便把这件事忘了,现在却突然收到这个礼物。到底是谁送来的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晚上在QQ上,我正打算把这件怪事告诉“哥哥”,对方却发来一个大大的笑脸,问:“收到你想要的礼物了吗?”

“是你送的?你怎么知道我想要限量版的泰迪熊?你怎么知道我工作的地址和电话?”我一口气发了好几个问题。

“在网上,我无所不知。”

看见这个狂妄的回答,我撇了撇嘴,说:“你是个黑客,要在网上找到我的信息,当然易如反掌啦!”

就在这时,我的一个QQ群里突然有人转发了条信息,说有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儿离家出走了,他的父母正在焦急地寻找他。男孩儿平日喜欢去网吧玩游戏,所以信息里除了附有他的照片外,还有他常玩的游戏和角色的名字。他的父母已经一筹莫展,只好求助于广大网友,希望能找出男孩儿的下落。

我把这条信息转发给了“哥哥”,调侃地问他:“你既然无所不知,能找到这个男孩儿吗?”

一分钟后,他给我发来一个地址,竟然就在离我家不远处的一个网吧。我半信半疑地赶去了网吧,一眼就看到照片上那个男孩儿,正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在游戏中拼杀。

我赶紧按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。一回到家,我就迫不及待地登上QQ,问他:“你是怎么找到那男孩儿地址的?”

“在网上,我无所不能。”回答我的是一句更狂妄的话。

我沉默了,心里却有挥之不去的疑惑。

第二天,我向大学时的一位学长求助,他是位计算机高手。我把哥哥的QQ号告诉他,请他帮我查一下登录人的IP地址。

几天之后,那位学长约我出去,一脸严肃地告诉我:“我们没有查到有人登录那个QQ。”

我的嘴惊讶得张成了O形:“是查不到,还是——”

“是根本没人登录QQ!”学长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,“换句话说,是那个QQ自动在跟你对话,发短信。”

“什么?”我震惊极了。

“你是不是……见鬼了?”学长惊骇地问。

我心头一震,难道那个QQ说的都是真的,他真的是我哥哥的鬼魂?

晚上,为了按时完成策划方案,我不得不留在公司加班,很晚才回家。但我一到家就登录了QQ。和平常一样,我刚上线,“哥哥”原本灰色的头像立刻亮了起来,紧跟着便发来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我艰难地敲下一行字:“你真的是我哥哥的鬼魂?”

他说:“是。”

我又惊又喜,问:“我能听到你的声音吗?”

“打开麦克风。”

我依言照做,刚一打开麦克风,属于我哥哥的独特而醇厚的嗓音便响在耳边:“小宛,你今天又没好好吃晚饭吧,熬夜加班对身体可不好。”

听到这熟悉的话语,我忍不住热泪盈眶:“你真的是我的哥哥。哥,我好想你,好想再看到你!”

话音刚落,对话框里的视频突然打开了。

我发出一声惊呼,屏幕上出现的男子,面容儒雅,笑意温暖,正是我的哥哥,活生生的哥哥!

我捂住脸,刹那间泪如泉涌……

我的哥哥,在QQ上复活了!他每天晚上都陪我聊天,听我倾诉心事,开解我的烦恼,分享我的快乐。我越来越依赖他。

这天晚上,我和往常一样在QQ上跟“哥哥”诉说烦恼——

“我们主管太卑鄙了!那份策划案明明是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,辛辛苦苦做成的,他却跟老总说是他做的,明目张胆地窃取我的劳动成果。太可恶了!我恨死他了!”

见我愤愤不平的模样,“哥哥”也皱起了眉头,说:“小宛,别生气,哥哥一定替你讨回公道!”

第二天一上班,主管王浩就被张总叫到办公室去了,出来后他满脸怒气地冲到我旁边,用力一拍桌子,吼道:“陆小宛,我警告你,别在背地里玩什么花样!”

“到底什么事呀?”我眨眨眼睛,一脸的不解。

“张总说我发了一封邮件给他,承认那份策划案是你做的。这件事你敢说不是你搞的鬼?”

“我又不知道你邮箱的密码,怎么可能发这封邮件。”我可怜而无辜地说,其实心里早笑开了花。

接下来一整天,我都被主管指使着做这做那,像个陀螺似的没一刻休息时间。我知道他在公报私仇,此人心胸狭隘又睚眦必报,这下我可惨了。

晚上我在QQ上跟哥哥诉苦,他安慰我说:“别担心,哥自有办法。”

第二天上午,主管的座位一直是空着的。我正在纳闷,下午张总便召开会议,宣布了任命我为新主管的决定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头天晚上,张总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,是王浩的邮箱和密码,并告诉他只要登录这个邮箱就能看到令他震惊的东西。张总疑惑地试了试密码,果然进入了王浩的邮箱,并从往来邮件中,发现了他以公司名义接私活,将利润中饱私囊的卑劣行径。张总十分震怒,立刻给主管打电话,叫他第二天不用来上班了。

摆脱了恶魔主管,我的空间一下子开阔起来。虽然升任主管后,比以前更忙碌,但每天都过得很充实,也很开心。

直到有一天,又一件麻烦事找上门来。

我呆呆地看着桌上的请柬。我的前男友和我曾经最好的朋友,请我去参加他们明天的婚礼。

“我不想去。”我对“哥哥”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无法面对那两个背叛我的人。”我苦涩地回答。

“你一定要去。”“哥哥”说,“我想让你亲眼看看,背叛你的人会受到怎样的惩罚。”

“你想要怎么做?”我惊疑地问他。

视频上的“哥哥”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然后就下线了。

第二天,我忐忑不安地去参加了婚礼。

因为有些亲戚在外地赶不过来,所以这场婚礼采用了网络直播的形式。伴随着优美的音乐,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新郎和新娘甜蜜的照片。大概放了十几张之后,画面突然变了,竟然出现了新郎和一个陌生女子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的照片。

就像投下了一枚重型炮弹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。有人尖叫起来,新郎的奶奶心脏病突然发作,捂着胸口倒了下去。新娘扇了新郎一记耳光,哭着跑出了礼堂。

多么富有戏剧性的场面!我原本应该很开心,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我神情恍惚地回到家,登上QQ,一条网址就跳了出来。我点开一看,竟是在我常去的论坛发的一张帖子,标题是:“婚礼场上播艳照,花心男偷情被曝光。”里面赫然贴着今天婚礼上放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。短短几个小时,该帖的点击率已突破一万,众多网友在下面跟帖,热烈地讨论,疯狂地转帖。

我手脚冰冷,脸色煞白。这时视频自动打开了,“哥哥”笑容满面地出现在屏幕上:“小宛,伤害你的人受到了惩罚,你高兴吗?”

“不高兴!”我气愤地大吼一声。

“哥哥”的笑容凝固了,他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用曝光隐私的方式来报复别人,这种做法太过分了!这是犯法的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哥哥”似乎没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愣了半天才挠挠头,郁闷地说:“我还以为这样做你会很高兴呢。”

我看着视频上那个酷似哥哥的人,忽然觉得那样陌生,我的哥哥是宽厚、善良的,他永远也做不出这样无法无天、伤害他人的事。

“你不是我哥哥。”我伤心地说。

“不,我是,我是!”对方着急地分辩道。

眼泪从我眼中涌了出来,我退出了QQ,关闭了电脑。我无法再自欺欺人,那个鬼魂,它或许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,但他真的,不是我的哥哥。

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登录QQ,潜意识里,我似乎在逃避那个我不再认识的“哥哥”。直到有一天,母亲病倒了,经诊断是肝癌,化疗用去了我们的全部积蓄,要想继续治疗,还需要20万元。

我没有别的办法,上网发布了一则卖房的信息,刚要下线,QQ却突然自动登录了。

“你为什么要卖房?”

“哥哥”出现在视频中,还是那样熟悉而亲切的影像。我突然崩溃了,几个月来因母亲生病而承受的巨大压力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,我哭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。

“你别急,我有办法。”“哥哥”一如既往地安慰我,他笃定的语气让我心里隐隐不安。正想拒绝他的帮助,手机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条短信,提示我银行账户上被存入了20万元。

“这钱是从哪里来的?”我震惊地问哥哥,他却笑而不答,很快就下线了。

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,正打算第二天到银行去问问,没想到两个警察和一个银行的工作人员却先找上门来,说我涉嫌非法从他人的网上账户中窃取了20万元。

我脑中“轰”的一声,如遭雷击。定了定神,我开始为自己辩解,但他们却怎么也不肯相信,我只得把整件诡异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。当他们看到我的QQ果然在自动登录时,都露出诧异的神情。其中一个警察说:“能让我们把你的电脑带走,找人研究一下吗?”

我同意了。

几天后,他们打电话通知我,某网络研究所的人员在我的电脑中发现了一种超级病毒,他们正在想法开发一款杀毒软件来杀死它。

我卖掉了房子。有了钱,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。我开始拼命工作,挣钱养家,再也没有上网。我的哥哥已经死了,而我已经变得坚强,不再依赖任何人。

半年以后,我的电脑被还回来了。听说他们开发了一款功能强大的软件,杀死了存在我电脑中以及网络上的超级病毒。

我的心中有种莫名的失落,突然很想再上QQ,看看“他”到底怎么样了。我刚登录,便提示我有封邮件,打开一看,竟然是“他”写来的——

小宛:

请原谅我做过的错事。我不是你的哥哥,我只是一个在网络中诞生、成长,并逐渐有了自我意识的病毒。有一天,我进入了你哥哥的QQ,每天收到你不断发来的短信,让我知道你是多么想念你的哥哥。突然有一天,我不再满足做一个旁观者。人类的情感对我来说,是那么陌生而令人向往。于是,我成了你网上的“哥哥”,根据他以前留在网上的视频信息,我合成了他的声音和影像,让你可以看到我,听到我,把我当成你的哥哥。

你所有的资料我都了如指掌,我想尽我所能来帮助你,看到你高兴的模样,我也觉得很快乐。

渐渐地,我似乎忘了自己只是一个病毒,我以为网络中的世界和现实是一样的。我看到人们在网上互相攻击,暴露彼此的隐私,我看到有人从网上银行中转走了别人的资金,我以为这些都是对的。直到听到你的质问,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。后来我进入了一个网上图书馆,了解到你们这个现实世界的法律和规则,才知道自己很多事都做错了。

最近,我感觉到了来自一款杀毒软件的威胁。虽然我一次又一次地战胜了它,但它变得越来越完善,越来越强大。我知道,总有一天它会将我从网络上清除掉。我并不害怕,只是觉得悲伤,因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,不知道你以后过得好不好,答应我,一定要坚强!

你永远的哥哥

看完这封邮件,我泪如泉涌……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