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白菜网送彩金 > 故事精选

最后一个魔鬼在雕花木床下

白菜网送彩金网 魔鬼的故事 时间:08-18

  我的妹妹,两岁的多多,又爬床底下去了。让人惊慌的是,这一次,她竞在床底下消失了,就好像一颗清晨的露水被蒸发了一样的干净彻底。

  我的妈妈,一边哭一边打求救电话,她尖锐而凄厉的哭泣使黑色的电话机座“嘭嘭嘭”颤抖,与此同时,我的上下牙齿也“当当当”作响。

  最后一个魔鬼在雕花木床下很快地,我们家来了5个人。来的人差不多都是瘦老头子,差不多都是头发稀疏有些秃顶,都戴两个酒瓶底一样的眼镜。

  如此貌不惊人,他们能救出我的妹妹吗?我是表示怀疑的。但是妈妈说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学问最有办法的人,救人无数,绝对不比牛毛少。

  “您好,我是老黄。”穿黄色立领唐装的老头说。

  “您好,我是老绿。”穿绿色立领唐装的老头说。

  “您好,我是老红。”穿红色立领唐装的老头说。

  “您好,我是老白。”穿白色立领唐装的老头说。

  “您好,我是老紫。”穿紫色立领唐装的老头说。

  一样的动作,一样的腔调,不一样的只是唐装的颜色。若换作平时,我和妈妈都会睁着好奇的小眼睛看个没完没了,或者问个没完没了。但是此时此刻,我们真的心急如焚,急得妈妈忘记了她一直以来最看重的修养,她说:“你们是谁,并不重要啊,我也不想知道啊,重要的是把我的多多还给我,快点还给我啊。”

  好像多多是被他们藏起来似的,难怪黄、绿、红、白、紫五个老头的脸上一起蒙上了灰灰的颜色。幸好他们宰相肚里能撑船,沉默片刻便投入了紧张的救援工作。

  只见他们排着队,绕着黄杨雕花木床走啊走,一圈一圈,走啊走,走了16圈后,五个脑袋凑在一起,嘀里嘟噜商量了一阵子。接着又排起队走啊走,一圈一圈,绕着黄杨雕花木床走啊走。走了13圈后,五个脑袋一起趴在地上,齐刷刷地往床底下看,看了好一阵子。从厚厚的“酒瓶底”里,流淌出了惊奇和不安的眼神。他们站起来又凑在一起好一阵子,等这些脑袋再次分开的时候,老黄的手上已经有了很厚的救援报告。

  老黄对我们说:“你是多多的妈妈吧,别急:你是多多的姐姐吧,你也别急。我们已经拟定了详细的救援方案了。”

  妈妈已经急得泪眼迷离:“好,好,快点开始救多多吧。”

  老绿拿过报告,念到:

  第一章 床下有魔鬼

  经研究,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发誓,这床底下住着一个魔鬼,是一个真正的魔鬼,是世界上剩下的最后一个魔鬼了。这是多么让人惊奇的发现啊。

  “天哪,魔鬼!”我和妈妈尖叫了一声。

  老红拿过报告,接着念:

  第二章 魔鬼的样子

  这个魔鬼长着很长很长的毛,是绿颜色的,头顶有三只圆圆的角,露在外面的牙齿有10厘米长。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保证,这种推断是正确的。

  “啊,10厘米长的牙齿,我的多多会……会受到伤害吗?”妈妈的脸色有些发青。但是老白紧接着念起了报告:

  第三章 魔鬼的家

  魔鬼的家就在这床底下的地板里,那是一个很乱的家,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杯子。魔鬼喜欢在杯子上睡觉。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担保,这不是胡乱的猜测。

  “我的多多,是不是被魔鬼捉到了他的家里?”妈妈急切地问,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,因为老紫已经开始念了:

  第四章 魔鬼的本事

  魔鬼可以把自己变得很重,也可以把自己变得很轻,可以把自己变得很胖,也可以把自己变得很瘦,可以把自己变成像纸那样薄,甚至是任何形状。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发誓,这个结论没有半点错误。

  “能救出我的多多吗?”妈妈的脸上的青色更加浓重了。仍然没有谁理会,老黄正念着:

  第五章 魔鬼喜欢吃什么

  魔鬼喜欢吃的东西很多,比如空气,比如夜晚人们的鼾声和梦话,但是毫无疑问,他和其他任何一只魔鬼一样,喜欢吃孩子,尤其是刚满两岁的孩子……

  老黄还没有念出“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保证”,我的妈妈已经昏了过去。我一边使劲摇晃着妈妈,一边听他们继续念:

  第六章 魔鬼是怎样吃东西的

  十分可笑,魔鬼不会运用他的牙齿,他无论吃什么都是阿呜一口吞到肚子里,然后慢慢消化。

  第七章 魔鬼的脾气

  魔鬼性情急躁,希望他有耐心是不可能的,希望他善良也是不可能的。

  第八章 魔鬼最喜欢什么

  魔鬼最喜欢听一种声音。那是用一百多年前的瓦片,互相敲击发出的声音。如果这两片瓦恰巧是被风吹落到地上的,恰巧落在了青苔上,恰巧有蟋蟀在上面停留过,那么它们所发出的声音,对魔鬼简直是致命的诱惑,绝对无法抗拒。就算他在千里之外,他也会在10秒内赶来。

  第九章 魔鬼最怕什么

  魔鬼最怕的是黑色的布袋,就是那种比墨汁还黑的黑色,就是那种结结实实的布袋。只要碰到脑袋,他就会吓晕过去。

  妈妈“啊啊”呻吟两下终于醒了过来,老黄一脸歉意地说:“没有办法,这是我们工作的习惯,我们非得这样一字一字地把救援报告念完,才会有力量开始救人。很多年啦,有50年了吧,改不了的习惯啦,请多多包涵啊。”

  妈妈说:“请快点,快点救我的多多吧。”

  只见老绿从老黄手里抽过报告,清了清嗓子。天哪,还没有念完吗?该轮到我晕过去了。

  第十章 拯救多多的办法

  第一步:用上百年的瓦片敲击发出声音,诱惑魔鬼从床底下探出脑袋;第二步:用黑布袋迅速套住魔鬼的脑袋,等他晕过去;第三步:用一把锋利的大剪刀,剪开魔鬼的肚皮,救出多多。我们以我们的智商和人格保证,这是世界上最棒的拯救多多的办法。

  拯救的办法只有三步,听起来好像蛮简单的,但是,我的妈妈又尖利地哭了起来:“老天爷,结实的黑布袋家里是有的呀。呜呜……我到哪里找上百年的瓦片啊……”

  老白慢吞吞地说:“我家里倒是收藏了两块呢,但那是镇宅之宝,我不太愿意拿来的,怎么办呢?”

  “还不快去拿”老黄、老绿、老红和老紫同时伸出一只脚踢了老白的屁股,一脚把老白踢出了门外。

  也不知道老白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,5分钟不到就回来了。一手抓着一块青色的瓦片,嘴里嘟嘟囔囔:“这是正宗的上百年的瓦片啊,是恰巧被风吹落在地上的呢,是恰巧有蟋蟀在上面停留过的瓦片呀。我的宝贝瓦片呀。”

  拯救行动终于开始了。

  老绿张着黑布袋,老紫开着大剪刀,老黄和老红担任临时保镖,妈妈停止了哭泣,和我一起死死盯着床底。

  老白轻轻地,轻轻地,开始敲击瓦片。

  “当当当——嘤嘤嘤——当当——嘤——”声音的确不同凡响。

  按照五个老头的估计,此时此刻,床底下应该探出一个毛茸茸的长着三只圆角的脑袋。大家都在害怕着,在期待着。

  “难道,难道他正在吃……”老黄说。

  “是有这个可能,魔鬼吃小孩时是很专心的,所以才会听不见。”老紫接着分析。

  妈妈的脸色“刷”地又青了。

  老白又敲了第二次,还是没有脑袋探出来。

  “也许魔鬼吃饱了,睡觉了。”老红说。

  “有道理,吃了东西总是想睡觉的。睡得沉自然就听不见了。”老绿补充道。

  要不是我及时扶住妈妈,并且掐她的人中,她又该昏倒在地了。妈妈一把夺过老白的瓦片,完全不像一个淑女,“当当当当”不停地敲起来,那声音把我们的耳膜都穿透了。但是,依然没有什么脑袋钻出来。

  五个瘦老头一个接着一个在床边蹲下来,他们眉头紧皱,使劲拉自己的头发,还拼命掉眼泪。

  “我们的研究结果怎么会是错的呢?这以后,我们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世人啊?我们以后还有什么快乐啊?”

  我和妈妈也在哭,是的,那个时刻,大家都忙着哭,以至魔鬼的脑袋从床底下冒出的第十分之一秒钟,竟没有任何人觉察到。

  魔鬼好像是从床底下飘出来似的,他从探出脑袋到站定身子,只用了一秒钟。天哪,多多正在他的臂弯里,而不是他的肚子里!我们每一个,足足呆了半分钟。

  “哪个是她的妈妈?快些把她领走!”魔鬼绿色的长毛,随着他凶凶的嚷嚷飘动起来,头顶上果然是三个角,角的顶部果然是圆的。

  “我是,我是。”妈妈扑了上去。但是魔鬼却把多多藏到了身后说:“等等。”
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妈妈颤抖着声音问。

  我看见老绿的黑布袋动了动,老紫的大剪刀也闪了闪。

  “嗯,这个小家伙,把我所有睡觉用的杯子都摔破了。她不摔杯子就哭,一摔杯子就笑。我只好让她摔,终于全摔光了。我受不了她了,受不了了。”魔鬼一边说一边把多多放到妈妈的手上。妈妈紧紧地把多多抱在怀里,鸡啄米一样亲她肉乎乎的脸蛋。

  “让我也亲一下吧。”魔鬼两只长10厘米的牙齿在多多的额上碰了碰,“不管怎样,这个小家伙,打破了我好几百年的孤独呢。”

  “我是一个孤独的魔鬼,千真万确。我不喜欢出门,我一个人在家里,我发誓,我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是一个人呆着的了。我不知道我的妈妈去了哪里。我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?因为我会吓坏一大片人。”魔鬼的眼睛里,好像有些湿润的光芒在跳跃。

  紧接着,他被老白手上的瓦片吸引住了:“老天爷,这是上百年的瓦片呀,是恰巧被风吹落在青苔上,还有蟋蟀在上面拉过琴呢。这种瓦片敲击出来的声音简直可以把鬼的魂魄都勾去。我都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,快,快敲给我听一下!”

  “我们刚才敲了很久呢。你没有听到吗,魔鬼先生?”真的,我并不觉得自己很害怕,所以我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一点都没有听到呢。也许是因为,刚才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小家伙的哭和笑里。”

  “你是不吃小孩的,对吗?”

  “一个合格的魔鬼是喜欢吃小孩的,我一直都不合格,所以妈妈不满意我,所以她在200年前就离开我了。”

  我还想问些什么,可是,魔鬼脑袋上绿色的毛突然立了起来,他的目光惊恐地落在了老绿手中的黑布袋上,他真的被吓坏了:“为什么?为什么拿着黑布袋……”不到十分之一秒钟,魔鬼飘回了床底下,消失了。

  我趴在地上,拿着手电往床底照,那里面,除了灰尘还有七零八碎的东西。

  魔鬼消失后,老黄、老绿、老红、老紫、老白什么话也不说,低着脑袋,排着队走出门去,他们好像有着满腹的心事。有一张报告从他们的手里滑下,搁在了门缝底,我捡起来一看,发现正好是救援报告的最后一章:

  第十一章 剪开肚子后的魔鬼何去何从

  救出多多后,缝上魔鬼的肚子,把他放到酒精里浸泡139个白天黑夜。从此,他永远不会醒来。我们会把他做成标本,到处巡展,并且要写下论文——《论世界上最后一个魔鬼的消失》。我们以我们的人格和智商担保,我们肯定做得到。

  我看得心惊肉跳。

  后来,过去了很多很多个日子的后来,也不知道我们家那张古老的黄杨雕花木床积了多厚的灰尘,总之我对那个绿色长毛的魔鬼一直念念不忘。我很想爬到床底去看看,很想让魔鬼带我到他的家里去玩玩,也很想知道,被魔鬼环在臂弯里是什么感觉,而更想知道的是,那天受了惊吓的魔鬼还在不在,过得好不好。

  只能是想想而已,因为放着黄杨雕花木床的那个房间,房门已经被妈妈整整上了,上了13把锁。

  但是没有,就算是光光的脑袋,也没有一个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